發新話題
打印

迷姦女秘書

迷姦女秘書


迷姦女秘書
  我是個部門經理,特別喜歡招漂亮的秘書,然後哼哼,已經有無數MM倒在我的槍下,但我不滿足。今天,我又打著招收秘書的牌子開始我的尋覓。
  在眾多人選中,一位看上去十分純情、漂亮的女大學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同樣有著窈窕的身段,美麗的大腿,胸部不是很大,像兩個小叉燒包,她打扮的也十分前衛,一看也是城市中的女孩。
  本以為她也很容易到手,但在與她的交談中,得知她今年21歲名叫曹雪兒,剛剛大學畢業,為減輕加重的負擔,才出來找工作的,看來她的家教很好,在外面也沒有叫男朋友,想她這樣美的小女生,沒有男友的少之又少,相比她一定是一個處女,這個加大了我的性慾,更想要好好的幹她一番,但這一切並不是十分的容易,我的計劃只能一步步地尋找機會,一步步地進行。
  經過一個月的交往,發現她是一個很高雅,很優秀的女孩,雖然平常疏於打扮,但仍然氣質可嘉,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吸引我,我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慾火,也曾多次暗示她,但她似乎都在逃避,我也很難下手。
  這天,機會來了,我的朋友張力寄放在我家一些東西我的好奇心是我把它打開,發現裡面分大小兩種瓶子的藥劑,隔天,他又來到我家,我便得知這是一些無色,微有酸味的春藥。放在可樂等飲料中根本察覺不出來,只需5毫升,便可以讓一個淑女變成一個蕩婦。我好不容易在想他要了一小瓶,用來實施我的計劃。
  那天是週五,公司做一個月的結算,由於天氣很熱,我讓她到我的辦公室裏工作,因為那裡沒人打擾,已是下午5點,公司只剩下我們,賬還沒有算完,看來要加班了,這正是我想要的。
  我給她到了一杯咖啡,並在其中加了過量的春藥。遞到了她的面前,她只顧算賬沒有發現其中的不同,不經意的喝了下去,當我看到她喝完最後一口時,我藉故離開,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照相機,在門外窺視。沒三分鐘藥效似乎起作用了。
  我的辦公室中嵌套了一個用於休息的臥室,那時我以前用來幹小盈的。雪兒也經常到裡面休息,此時的她,面色紅潤,搖搖晃晃的走了進去,我輕輕的來到臥室門口,門沒有關,透過門縫。
  我看見一開始她的雙手脫掉上衣和奶罩,揉搓著她的兩個奶子,乳頭是粉紅的,臉上是一幅騷騷的樣子。
  不久,雪兒又用手指滿足自己,她的左手放開了乳房,按在牆上,撐住身體,張開大腿,曲起膝蓋,右手的中指緩緩地滑入裂縫之內,直至整個手指都埋進裡面。
  在一旁偷看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抄起肉棒,和著她的動作開始用力地揉搓,幻想著進入她窄小的、粉紅色的小洞裏不是雪兒的手指,而是我這根又粗又長的肉棒。
  在我注視下,她跪下來,雙膝著地,撐住身體,大腿張開,手指快速進出著她的小洞,一幅十分陶醉的樣子。我把門又推開了少許,把照相機伸了進去,把她的淫蕩樣全拍了下來,還好,她一點也沒有發覺。
  這眞是一幅奇妙的畫面,她在門內忘我地撫摸自己的陰戶,而門外的我則邊偷看邊起勁地揉搓自己的肉棒。
  大約兩分鐘後,她的大腿開始顫抖,顯然是因為跪的時間過長的緣故。我正奇怪她為什麼不躺到床上去,那樣的話會舒服得多。雪兒好像與我心有靈犀一樣,轉念間,她已經站起來,飛快地上了她的床,手指仍然插在小洞裏。
  當她躺下時,她的腳正好對著我的方向打開,眞走運!這回我可以完全清楚地看到她兩腿間的一切,她的手指仍然不停地進出那可愛的小洞,在燈光的照耀下,大腿根部亮晶晶地,看來雪兒流了不少水。
  雪兒手指的抽動速度越來越猛烈,她的大腿完全僵直,開得很大,肌肉繃得很緊,空出來的另一隻手緊緊地握成一團,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看來她的高潮快要來了。
  她的呼吸驟然間急促起來,她的大腿和小腹劇烈收縮和痙攣,喉嚨裏發出「荷荷」的聲音。
  小盈和我一起做時,在她高潮到來前,表現就和現在的她一樣。
  雪兒發出性感的壓抑的聲音,她顯然怕聲音太大,會引起我的注意,所以用手背封住自己的嘴,但是「咿咿嗚嗚」的聲音仍然不斷。 她的屁股高高地擡起,不斷地向上挺動,我可以看見一滴滴透明的液體從她的小洞中滴落下來。
  雪兒的身體終於落回了床上,呼吸依然急促,但繃緊的肌肉已經開始鬆弛下來,雙手隨意地放在身體兩邊,看起來全身乏力。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乳頭和兩片可愛的陰唇都是紅色的,但上面粘滿了班駁的透明的液體。她看上去十分滿足和快樂,當她輾轉身體,打算再進一步刺激自己的身體時,腦袋轉了過來,眼睛偶然地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立刻起身,用衣物遮住自己的身體,我把相機放下,奸笑著走了進來。
  「原來你這麼淫蕩,是不是很難受,讓我來幫你。」
  「不……不是的……」
  我沒有個她解釋的機會,此時的她雖然很羞澀,但骨子裡已巴不得我幹她。我撲向她。
  她輕聲說,聲音裏明顯帶著一絲恐懼,「不,不,不要……」
  開始她還有些掙紮,但後來沒有了,她似乎神志不清,已完全在我的藥物控制下。
  「我怕……」她終於哀求了。
  我知道這是事實,畢竟她還是第一次。
  「別怕,妹妹。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繼續你剛才做的事,難道你不認為那很舒服嗎?」
  她仍然低著頭。
  「是……的。」她囈語道。
  「那麼,把身體放鬆,放鬆,你老這麼緊張的話我可什麼也做不了。」
  她略略抵抗了一下,就紅著臉順從地躺下了,雙眼緊閉,玉體橫陳。
  我的心開始狂野的跳動起來,我知道我所祈求的事就要發生了。
  「打開你的腿,雪兒。」我儘量用溫柔的平靜的語氣說,但聲音裏仍帶著一絲顫慄。
  她的雙眼緊閉,頭歪向一邊,一付任人宰割的模樣,但身體已經漸漸地放鬆了,僵直的大腿也軟了下來。
  我稍微用了點力,把她的大腿打開。
  雪兒陰部的曲線非常柔和,細密的陰毛佈滿整個小丘,但粉紅色的陰唇兩旁寸草不生,顯得非常醒目。
  她的小腹十分平坦光滑,傾斜而下,在與纖細的大腿結合的地方微微彎起一道優美的弧線,上面是兩片結合緊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紅色陰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層層摺疊的小溝,突起在小丘的上面。小溝看起來很深,兩邊結合得十分緊密,完全看不見裡面的情況,但我知道那裡面一定十分潮濕和窄小。
  相信在我的藥力下,早已春潮氾濫。我還是決定行動的時候儘量小心點。
  我將灼熱的手掌覆在她的陰戶上,手掌心貼著陰道口,慢慢地、溫柔地撫摸著。我不想貿然行事,我知道對付處女要有耐心,我應該循序漸進,一步一步地達到最終的目標。
  雪兒顯然對我的撫摸有反應,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嘴裡發出陣陣的呻吟,「嗯……哦……」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興奮。
  她的身體來回扭曲,想要躲避我的進攻,她的肩膀上下搖擺,兩座小山峰晃來晃去,令我忍不住想要伸手過去大肆淩虐一番。
  我感覺到我的下體越來越硬,極力想要掙脫內褲的羈絆。但我不敢停下撫摸雪兒陰部的動作來脫下自己的內褲,因為我擔心那樣可能會導致她阻止我的進一步行動。
  所以,我只能忍耐龜頭被內褲緊勒的痛苦,繼續撫摸她那氾濫小穴。
  她顯然被我弄得很舒服,雙腿大張,舒展開來,我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按在她的大腿上,來回地撫摸大腿的內側,同時防止她會突然夾緊大腿。再看向雪兒,只見她微合雙眼,臉泛櫻紅,鼻翼微微顫動,小嘴半開半閉,發出似有似無的呻吟,顯然十分享受我的服務。
  我決心要更進一步,急忙脫掉內褲。緩緩的插入她的小穴,我的雞巴再往前探時,觸到了一層薄薄的阻礙。
  哦,上帝,那是她的處女膜!
  由於我的雞巴接觸處女膜的動作非常突然,雪兒條件反射似的身體一顫,用手抓住我的雞巴,使我無法再前進一步。
  「輕點,」她呻吟了一句,「很痛的。」
  「好的,好的!」我安慰她。
  這時,一種十分陌生的感覺籠罩了我的全身。
  我覺得我其實並不是眞的關心她是否會受到傷害,我也不關心其它的東西,我只關心一件事--我要佔有她。
  這是一種野性的、本能的或者說是陽性的衝動,她已經完全軟化下來,也有被侵犯的覺悟,我還等什麼呢?我要侵犯她!
  我要幹我的秘書!下意識地,我的雞巴一下子深深地刺進了雪兒的小穴深處。
  「啊……疼……疼死我了……」
  雪兒痛得一下子拱起了背,眼淚都掉了出來。
  我忙把身子壓在她身上,用手摀住她的嘴。她咿咿嗚嗚的叫不出聲來,但是拚命想把我推開。
  我緊緊地壓住她,雞巴還插在她的小洞裏。
  雪兒的身體扭動著,抗議我的不守信用,痛苦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眼睛裏混雜著痛苦與生氣,但她並不是眞的想擺脫我的侵犯,這點我可以感覺到,因為她已經開始回應我了。
  雪兒的大腿並沒有因為疼痛而併攏,反而打得更開了,同時她還挺起瘦小的屁股迎合我的攻擊,讓我的雞巴更深入到小穴的裡面。我慢慢地來回抽動雞巴。
  「感覺好些了嗎?」
  「嗯……嗯,好,好舒服,這,這是什麼感覺……」雪兒慌了。
  「好的,如果你能把腿再打開點,我保證你一定會更舒服。」
  她不好意思地將大腿張得更大,這樣使她的秘部更形突出。
  我輕輕地揉搓她的乳房,體會著雪兒細膩的肌膚。
  「哦……哦……這樣……眞好……好舒服……讓我更舒服……」
  我的肉棒進入得很深,立刻便感到了雪兒窄小的陰道的壓迫感。
  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籠罩在我的龜頭周圍,陰壁四周的肌肉軟綿綿的,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令我有魂飛天外的感覺。
  我抽動了一下肉棒,我已經進入了她極力守護的禁區,反而發出快樂的呻吟。
  「哦……不……撐得太大了……你弄痛我了。」
  現在我又喜歡上了和淫蕩的雪兒這樣赤裸裸的交流。
  「嗯……嗯……好……好……做地好,」我由於接吻,我只能含糊地說,「幹你,我好喜歡幹你,喜歡幹你熱熱的小穴!」
  「嗯……嗯……我喜歡……你……」雪兒呻吟著,「幹我……哦……侵犯我……哦……用力幹……幹死你的親妹妹呀……」
  「哦……哦……不要……好癢……好舒服……」
  「哦……不要這樣……哦……哦……不要停下來……」雪兒哀求道,聲音已經興奮得發抖了,「幹……幹我……哦……哦……幹我……哦……好喜歡你狠狠地幹雪兒的小淫穴……哦……」
  「別擔心,雪兒,我會讓你滿意的。」
  我擡起她的大腿,架到我的肩膀上,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
  我的每一擊都深深地刺到子宮壁,然後每一次的抽出又都會帶出妹妹穴內的大量淫液。
  「哦……哦……哦……插……插得好……好棒……你眞棒……」雪兒呻吟著。
  「用力幹我……」她已經不行了,「我……不行了……哦……快……快插……狠狠地插雪兒的淫穴……哦……哦……好……好難受……哦……不要再折磨雪兒了……我要哥哥的大雞雞插雪兒的淫穴……哦……」
  「我要洩了……我要……洩了……哦……太美了……哥哥的大雞雞好棒……雪兒被插得好舒服……哦……好舒服……哦……不要……不要停……哦……啊……啊……雪兒……要洩了……哦……哥哥插得妹妹洩了……」
  雪兒的屁股瘋狂地擺動著,腦袋左右搖著,從一邊到另一邊,淫水地流出,粘滿了我的下身,一直流到床單上。
  「嗚……嗚……哦……嗚……啊……我要……我還要更多……哦……嗚……雪兒好淫蕩……哦……要哥哥插小穴……哦……快點插呀……哦……哦……求求你……幹我……幹死你的壞雪兒……哦……嗚……」
  「幹我……哦……嗚……嗚……啊……啊……哦……幹……幹我……用力呀……再用力……哦……不行……不行了……哦……小穴美死了……雪兒……不行了……哦……哦……我要……洩了……」
  「啊……」再我的最後一擊下,雪兒洩了。
  她已經很累,不久便睡著了。
  當她醒來時,已是晚上11時,看到自己的模樣,不禁哭了起來,當我走進安慰時,她說要告我強姦。
  我拿出她的裸照,威脅她,要交給她的父母。
  她已無可奈何,我再一次幹她,這一次她跟淫蕩,叫床的呻吟更大。我還讓她給我口交。
  從此他變成了我的性奴隸。

每個都是好朋友 開心快樂每一天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