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虐海奇遇(虐肛)

虐海奇遇(虐肛)


那年我被公司調往東歐的p國工作,本來按規定,老婆是可以跟我出國去隨任的,可她在國內有她的事業,所以不願出去當家屬。無奈,我只得獨身前往。

  一人在外,業餘時間猶難打發,除了上網、看電視外,實在也是無聊以極,寂寞難挨。有時找幾個華人朋友去家中餐館喝喝酒、聊聊天來消磨時光。

  在p國的華人圈子裏,我結識了一對中年夫婦,因我們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慢慢地大家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們是九十年代初到p國來的。開始時,兩口子靠肩扛背駝地從國內倒騰點兒服裝賺錢,經過十年的艱苦努力,他們的買賣越做越大。現在,他們不但在該國擁有好幾家中國服裝專營連鎖店,而且在周邊國家也開了幾家店。

  他們夫婦倆都是40來歲,男的姓王,女的姓李。由於和老王接觸得更多些,所以互相見面也就更隨便些,不知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我們互相稱兄道弟起來,我稱他王兄,他稱我牛兄。

  他們已經取得了p國的永久居留權,拿到了綠卡,還買了豪華的住宅和一棟別墅。雖然他們掙了不少錢,在當地的華人中算是混得最好的。但是,爲了生意,這兩口子也夠忙的,整天忙得不著家,三天兩頭地在外邊跑,還要時常回國訂貨。

  他們有個女兒叫嬡嬡,那年剛好18歲,正在p國上高中。老王告訴過我,嬡嬡8歲時隨他們到p國定居,現在她已經很熟練地掌握了p國的語言,如果僅聽說話不見人的話,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個中國女孩子。老王說,讓他著急的是嬡嬡都快不會說漢語了!他們倆口子忙生意,平時沒功夫管她,帶她回過幾次中國,她說生活不習慣鬧著回來,如此下去,怕是過不了二年,她就一句中國話也不會說了。

  我見過一次嬡嬡,那次是應邀到她家坐客。小姑娘夠得上是小美人了:1、72米的個子,修長的雙腿,絕對是模特的材料,一張瓜子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水靈靈的杏核眼仿佛會說話,皮膚白晰而細嫩,一頭濃密的烏髮披在肩上,好一個東方小美女!
  不過,這孩子的脾氣也夠古怪的,她爸叫她喊我牛叔,她就是不叫,還用眼睛斜楞著看我,一臉的不霄。對她爸、媽也是愛搭不理。老王對我解釋說,平時光在外邊忙,很少能回家陪孩子,覺得挺對不起孩子的,所以總是遷就她,都把她慣壞了。

  一個週六,老王給我打來電話,要我到他家去一趟,說是有事商量。我心裏納悶,能有什麽事呢?我準時趕到他家,他們一家三口都在。老王笑眯眯地看著我說:“牛兄!你可得幫幫小弟,我想請你給嬡嬡補習中文,你千萬不要推辭!每個月四次,每週六一天,我會付給你報酬的…。”對老王的這番話,我感到很突然,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我想那嬡嬡還不知道是什麽態度呢,她可不是個省油的燈!我扭頭看了眼嬡嬡,沒想到她竟沖我點了幾下頭。既然如此,我還好說什麽呢?於是就對老王說:“都是朋友,還談什麽報酬?只是本人水平也有限,盡力而爲吧。”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起初,我擔心那個小丫頭不好好學,還跟我搗蛋,所以有些提心吊膽。結果出乎我的預料,她學得極其認真。我給她講故事、講歷史、讀書,逼她用中文與我聊天,幾個月後,她的中文會話能力顯著進步,閱讀水平也有提高。她的父母高興得一個勁兒感謝我。

  夏天到了,老王夫婦準備回國去訂冬裝,打理一些生意上的事,要走一個多月。臨走前,他們特意把嬡嬡託付給我,要我不但繼續教她中文,在生活上也能多關照一下。聽老王講,在嬡媛小時候,每當他們夫婦有事出遠門,都是把她寄養在一個p國人的家裏,現在她大了,再有我給照顧一下,他們夫婦就更放心了。

  老王夫婦走了沒幾天,嬡媛就放了暑假。週六又到了,我照例準時來到她家,一進家門,見她身邊放著一隻小旅行箱,就笑問,你也要出門旅行?小姑娘沖我笑笑,神秘地說,今天咱們把課堂搬到我家別墅去上,如何?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

  早就聽說她家在B湖風景區有棟漂亮的別墅,我還從未去過,這次正好是個機會,何不去開開眼?於是就點了點頭。媛媛拎著小旅行箱帶我去她家的停車位,我心裏打著問號:就一天的功夫,還帶個箱子幹什麽?雖有疑問,可人家女孩子的事,我也不便多問。

  媛媛已經考取了駕駛證,她堅持要自己開車。一個半小時後,車子開到了她家別墅門前。別墅建在一個大湖附近,離湖岸僅不足100米,別墅周圍綠草成茵,遠處樹林成片,顯得異常幽靜。這裏的別墅並不太多,稀稀拉拉散落在沿岸的草地或樹林中,是個典型的富人別墅區。

  她家的別墅是座磚木結構的二層小樓,很大的院子裏種滿了各種花草和果樹,後面還有一片樹林。別墅一樓是兩間臥室和一間大客廳,還有廚房和衛生間等;二樓有三間房,以及衛生間和儲藏室;一層的下面還有間很大的半地下汽車庫,車可以直接從院子開進車庫裏。

  媛媛直接把我引到了二樓…她的閨房。她的閨房也有20平米左右,是那種斜頂式的,房頂上的木梁漆著古桐的顔色,顯出一種古樸而粗獷的韻味,可是這種風格的房間好像不適合作少女的閨房啊。我問媛媛爲何不在一樓選擇一間房?她瞪了我一眼說,我才不願意和他們住得那麽近呢!

  屋裏傢俱、電器一應俱全,奇怪的是,在房子中間的一根房梁下邊,放著一張四條腿的長桌子,與整個房間的佈局極不協調,不知是幹什麽用的。我坐在沙發上,一邊打量著整個房間,一邊問今天聊什麽話題?嬡媛站在長桌旁邊,面對著我說,能問幾個漢語單詞嗎?我說當然可以。她用手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胸部問,這叫什麽?我一楞,轉而一想,以前上課從未涉及過這類話題,她已經是大姑娘了,既是學中文,想知道人體各器官的名稱也在情理之中。

  於是我答“這是乳房”。

  接著,她轉過身去,屁股沖著我,用手拍了拍她那微微上翹的,渾圓的,充滿肉感的屁股,又轉回身來問,這叫什麽?

“屁股。”

“那裏面的那個眼兒呢?”

“叫肛門,也叫屁股眼兒!” 我的話音剛落,媛媛竟坐到了長桌上,叉開雙腿,用手揉搓起自己的陰部來!這時的我,已經是滿臉通紅,不知所措了。

  她眯縫著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然後用一種怪怪的語調說,我不問了,咱們看個光碟吧。說著,不等我的反應就跳下桌子,從衣服口裝裏掏出一張光碟放到影碟機上。

  這是一張日本的有關性虐的光碟,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畫面如此清晰(不帶馬賽克)、內容又如此全面的高質量光碟。裏面的內容包括捆綁、打屁股、虐肛、虐陰等等,看得我血脈噴張,下麵的小弟弟也不爭氣地一個勁兒提“抗議”!其實,我曾想制止媛媛,然後憤怒的拂袖而去,思想鬥爭也相當激烈,但最終還是欲望戰勝了理智。

  當光碟裏的內容放過多一半時,媛媛不知何故離開了房間,我自己接著看。剛剛看完,只見她一絲不挂地光著屁股走了進來!呀,這東方小美女裸體的樣子真是迷人!她身材的勻稱和苗條簡直就是無可挑剔,看得我眼都直了。


  她把帶來的小旅行箱放在我身邊的沙發上打開,原來裏邊都是玩性虐的工具,真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看得我眼花潦亂。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的實物,以前只是在網站上看到過圖片。我問嬡媛,這東西萬一被她父母發現如何得了?她笑了笑說,我才不會讓他們看到呢!平時這東西是放在我朋友家的。我問是男朋友嗎?她說不是,只是在一起玩的朋友。她說這位朋友的父母離異,他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我已經知道嬡媛今天的意圖了,但是心裏仍固守著最後一道防線,那就是媛媛是朋友的女兒,我不能做對不起朋友的事。
  嬡媛從箱子裏撿出一根粗的假陽具,然後坐到對面的長桌上,把它很熟練地插入自己的陰道,我連忙制止:你那麽年輕,就把自己的女兒身給破了?!她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你以爲這是哪里?這是歐洲!我們班裏的所有女生早都不是女兒身了!”

  我目瞪口呆。

  她一面起勁地用假陽具在自己陰道裏抽插著,一面用她那美麗的杏核眼漂著我說:“來呀!來玩兒我呀,來性虐我呀…。”

  我沒理她,她接著說,我看你很有男人味的,沒想到是外強中乾,你是個膽小鬼!

  “我說你個死丫頭!你不要嘴硬,惹惱了我,讓你哭都來不及!”

  她輕蔑地咧了咧嘴:“那就來吧,本姑娘奉陪到底,膽小鬼!”

  她的話一下子激怒了我,使我這個長期處於性饑渴,多年來一直拼命壓抑著的欲望一下子如火山爆發般地噴湧出來。我從沙發上蹦起來,沖到長桌跟前,很粗暴地把嬡媛按趴在長桌上,用繩子把她的手、腳都綁在桌腿上,又把一個枕頭塞到她的小肚子下部,使她的屁股更往上翹起,再用一根繩子把她的腰部和桌子捆了幾道。我從她的旅行箱裏找到一柄二尺來長,專門用來打屁股用的板子,我掄起板子就狠狠朝她的屁股上打了一板子,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一條鮮紅的板子印出現在她那雪白而細嫩的屁股上。
  媛媛除了“唉呀”了一聲外,居然還沒忘了罵我一聲“膽小鬼!”氣得我一板接一板的打下去。一聲打屁股聲,一聲“唉呀,膽小鬼!”的罵聲,一直打到20 多板子才停下手來,再看她的屁股,已經被我打得紅腫,一道道的凸起的板子印縱橫交錯,慘不忍睹。可是嬡媛仍不肯甘休,嘴裏還在“膽小鬼!膽小鬼”地罵著!我不想再打了,要真把她打壞了也是麻煩事。

  既然已經開了頭,何不玩個痛快?反正也是那麽回事了。我給媛媛解開繩子,命她躺在長桌上,她的屁股一碰桌子面,疼得她一個勁兒倒吸氣,可還是順從地按我的要求,把雙腿曲起,身體成M型躺好,一改她剛才蠻橫的樣子。我是想先用手摳弄一下她的肛門和陰道,然後再使用工具。我將右手食指插入她的陰道,中指插入她的肛門,在裏面細細地把玩著,體會著她的肛門裏面和陰道裏面僅隔一層薄肉的感覺。

  她也沒閑著,一邊輕輕呻吟著,一邊斷斷續續地和我說話。她問我知不知道在古代的朝鮮有一種專用在女人這兩個地方的酷刑?我說不知道。

  她告我這種刑法是用削尖的木棍插入女人的陰道,刺破腸壁後再從肛門裏穿出來…;她還告我,古代土爾其有種刑法,把削尖的木樁埋於地上,令受刑者坐於木樁之上,木樁會刺入受刑者肛門,漸入內臟,約一晝夜而死,這種刑法使受刑者相當痛苦;最後,她還給我講了越戰期間,美軍在越南女人身上用過的酷刑,諸如將燒紅的鐵棍插入肛門;把浸滿汽油的棉花塞入女人陰道點燃;用酒精噴燈燒燙肛門;把一根根鋼針沿肛門週邊紮入體內,紮滿一圈後,再用粗棍子往肛門裏邊塞等等。這些事對我來說,簡直是聞所未聞。

  我奇怪,這丫頭小小年紀,她是從哪里知道這些的呢?當然她強調並不是自己想要受到這樣的刑法,只是覺得自己一邊被男人玩著,一邊談論著這種事,更感到刺激而已。她說這種話最好由我來說,效果才更好。

  我在媛媛的旅行箱中翻出了一件陰道擴張器,立即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長到這把年紀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女人的小穴裏邊究竟是啥樣子?那裏是女人的私處,對男人來說,永遠都有一種神秘感和誘惑力。可是以前,我何曾能有這樣的機會呢?

  媛媛的陰毛已經長得很旺盛了,濃濃的、密密的,只是有些發黃,且軟軟的。我用手扒開她的小陰唇,將擴張器的鴨嘴徐徐插入她的陰道深處,然後調正螺栓,擴張器的鴨嘴漸漸把她的陰道口撐開。我用手電筒照著,仔細觀察她的陰道深處,裏面的子宮口清晰可見。子宮口有點像肛門,也有皺折,只是粗大一些,可能將來生小孩時,子宮口需要張開得更大的緣故,而且顔色與肛門也不一樣,是鮮嫩的粉紅色。

  我從她的包裏找出一根不銹鋼的棍子,前邊帶個很像小勺似的半圓型的東西,我把這件東西插入她的陰道,直捅子宮口,果然一插到底。

  我在她的“百寶箱”裏繼續翻找,找到一件與衆不同的東西,它類似一根彈簧鞭,兩頭是兩根假陽具,陽具上並不光滑,佈滿痘形兀起,中間是用根彈簧連結起來的。中間的彈簧很硬,需要用點力氣才能把兩根假陽具彎折起來,可一鬆手,它們立即就會彈回到原來的位置。我將“彈簧鞭”一頭的陽具插入媛媛的陰道,將另一頭陽具用力彎折過來,使整根“彈簧鞭”成爲躺著的U型,對準她的肛門插入,然後鬆手。

  這時候插在她肛門和陰道裏的假陽具會因爲彈簧的彈力而往相反的方向彈,我琢磨著,這種玩兒法雖然很刺激,可不一定好受。果然,媛媛爹呀、媽呀的叫著,腦袋搖得像撥浪鼓,因爲沒綁她,她還試圖自己拔出那兩根陽具。我死死按住她,不讓她拔,並狠狠對她說,你至少要給我堅持5分鐘,算是對你的懲罰!…。<



  下邊還玩什麽呢?

  嬡媛介紹給我一件新鮮玩藝兒,它和“彈簧鞭”一樣,可以虐肛、虐陰同時進行,只是用力的方向相反,而力度卻可以由我掌握。她讓我把她綁好吊起來再玩,她建議我最好把她的乳頭也用夾子夾上,這樣能讓女人身上的所有敏感點同時被虐,使她更有屈辱感,也更刺激。小姑娘的乳房已經發育得比較成熟,像兩隻富強面的圓饅頭扣在胸前,用手摸著極有彈性,一看就知是沒結婚的年輕女孩的乳房。我找出兩串帶小鈴鐺的專用乳夾夾在她那像小櫻桃似的嫩嫩的乳頭上。

  嬡媛介紹的東西是一種類似老虎鉗子的物件,鉗子嘴兒是兩根拇指粗的棍子,外邊包著有密密麻麻膠粒的橡膠皮,用手握著鉗把,可以控制鉗子嘴張開或合攏。我一看就明白了玩法。我把鉗子嘴分別插入嬡媛的肛門和陰道,用手按鉗把,兩個帶膠粒的鉗嘴就開始在她的肛門和陰道裏往一起擠壓。

  不知是疼?

  還是舒服?

  她喘氣越來越粗,大呼小叫地喊著。我一邊用力按著鉗把,一邊以審訊的口吻問:“老實說!你今天是不是早就預謀好的?不說實話,我非把你的屁眼兒和小穴用鉗子夾豁了!”

  她一邊拼命搖頭,一邊渾身劇烈的扭動,一聲接一聲的哀叫,被吊起來的赤裸身體由於她的掙扎而蕩來擺去…。

  我個人比較偏愛玩女孩子的肛門,以前苦於沒有機會,雖然也在網上流覽過一些這方面的東西,但畢竟有限,所以有關這方面的見聞還是不多。我在她的箱子裏找出所有我認爲是玩肛門的工具統統拿到桌子上,準備開玩兒。媛媛笑眯眯地看著我說:“虐肛有專門的捆綁方法,你懂嗎?日本人在這方面就很有講究,捆綁好後,要讓女孩兒的屁眼兒朝天才行,所以你還得重新綁我。”

  嘿嘿!她倒成了我的老師了!一般都是大人教唆小孩,可我們卻顛倒了。

  按著媛媛教的方法,我搬來兩個立式衣架放在長桌兩邊,令她把雙腿高舉叉開並屈膝,分別用繩把她的兩腳捆綁在桌子兩邊的衣架上,只讓她的肩膀放在桌子上,如此一來,她的身體成了類似W型,兩隻腳心和整個屁股都朝著天,而且她的屁股溝自然張開,所以肛門也充分暴露了出來。效果的確不錯,這種姿勢更性感、更刺激、更便於我玩。我自然不會錯過這次絕好的機會,我用肛門擴張器、大大小小的各種塞子、假陽具的一通招呼,玩了個不亦樂乎!…。

  在嬡媛的指點下,我在她的箱子裏找出一對不銹鋼跳蛋,她告我,這可不是一般的跳蛋,它能發出脈衝式高壓電流,用來刺激陰道和肛門,能讓人舒服得“死去活來”!她說:“這玩藝兒好是好,不過也很可怕,你想我們女孩子的這兩個地方那麽嬌嫩,神經那麽豐富,在這兩個地方通電能是什麽滋味?你根本想像不出來!可是這樂趣、強烈的快感也在其中。”

  她又說:“每玩一次後,都要相隔較長時間才敢再玩,因爲對這個玩藝兒我是既愛又怕!痛苦時如下地獄,隨後的快樂又像上了天堂;只有過去一段時間後,強烈的欲望占了上風,我才不顧一切地想再玩。她還說,玩這個最好是男人給我動手,帶有些強制性會更有趣,正好我已很久沒玩,今天就叫你來吧。”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跳蛋,一個較大的,我想應該是塞入小穴的,另一個較小的肯定是塞入肛門的了。跳蛋表面上均勻地分佈著幾個小圓孔,一個裝著4節五號電池的小盒子用電線與蛋尾連結,小盒上有一個琴鍵式開關,我一按開關,跳蛋裏傳出一陣有節奏的噠噠聲,握著它的手也感到一陣發麻和輕微刺痛,猶如觸電的感覺。我想它的原理應該和煤氣爐的電子打火槍差不多。

  媛媛給我解釋說,跳蛋上的孔是放電用的,在光線較暗時,按下開關,可以看到孔裏的電火花。哇!好厲害的東西。我斷定這玩藝兒是專業廠家生産的,其産生的電壓和電流強度肯定在安全範圍內,不會發生什麽危險的。

  媛媛囑我在玩前要給她多灌幾次腸,否則若髒東西進入了小孔,清洗起來很麻煩。一切都準備好了,我重新把她綁好吊起,嘴裏還塞了口球,乳夾也沒忘了給她用上。我把大的那個塞入她的陰道深處,小的塞入她的肛門深處,先按了下大蛋的開關,媛媛被吊起的身體拼命繃緊,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來,眼睛瞪得好大!嗓子裏發出陣陣尖叫;我又按了下小蛋的開關,她的屁眼兒劇烈收縮,屁股溝兒使勁的往一起併攏…。我兩手交替地按著開關,甚至有時兩手同時按,小姑娘的身體就像條被放在油鍋裏煎的活魚。

  蹦啊!

  跳啊!

  沒命的掙扎。沒一會兒,她就出了一身的汗,口水、淚水不斷湧出,脖子僵直,直翻白眼兒。緊隨著,一般液體從她的陰道裏湧出來,她達到了高潮…,此時我也忍不住噴了。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一再跟她說,自己今天是見了世面,開了眼界。媛媛說今天玩的僅僅是小兒科,她說她打算下週六邀請幾個常在一起玩的朋友過來,到時叫我也一起來,好讓我知道知道究竟什麽叫性虐。她的話激起了我更大的好奇心和欲望,我立即點頭答應了。



  又到了一個週六的早晨,我及時趕到媛媛家,她已在車裏等我,我急忙上車。我們的車子開到她家別墅門前時,見有2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和一個高大健壯的小夥子,看來是她的朋友先到了。那三個人見到我,禮貌地沖我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媛媛和他們用p國語說著話往屋裏走,我也緊隨著進到屋裏。我聽不懂他們的話,就試探著用英語和他們搭訕,結果還真不錯,我們能用英語進行簡單交流。這回的 “刑房”改在了別墅的半地下車庫裏,那張四條腿的長桌子被搬來放在一組吊汽車用的滑輪下邊,靠牆有幾把椅子,裝性虐工具用的箱子開著蓋擺在一把椅子上,再加上這半地下室的水泥地面、排水的地溝、水泥牆面和昏暗的燈光,還真有點陰森森的刑房的味道。

  媛媛告我,今天我是貴賓,主要任務就是看那小夥子如何玩她們。我點點頭,找了把椅子坐下。小夥子拿出一支皮鞭在空中甩了一下,啪地一聲脆響,包括嬡媛在內的三位姑娘立即脫光自己的衣服,並排跪在桌子前面。我觀察了一下嬡媛,跟上次比起來,她就像是換了個人,溫順得像只小貓。

  兩個洋妞年紀估計跟媛媛差不多,都長得很漂亮,很標致,身條兒一個賽著一個的苗條。其中有一個顯得比另一個和媛媛稍小一點,個頭也略矮,但給人另外一種楚楚動人的感覺,我管她叫小洋妞。


  小夥子從箱子裏拿出一根足有2尺來長的粗粗的雙頭陽具,那陽具的頭酷似男人的龜頭,而且是用硬橡膠製成,可以彎曲。就見兩個洋妞爬到桌子上,屁股對著屁股趴好。麗麗告我,她們要用屁眼兒“咬”住這根假陽具進行“拔河比賽”,採取循環賽,最後誰輸了就會受到嚴厲懲罰!

  小夥子在兩個陽具頭處都抹了些潤滑油,就往姑娘們的肛門裏插,我直替她們擔心,這麽粗的東西能插進去嗎?

  就見一個姑娘使勁張著嘴,痛苦的呻吟著,聽媛媛講,使勁張嘴能有利於較粗的東西插入肛門。假陽具的兩頭終於進入了兩個洋妞的肛門裏邊。比賽開始,她們要用力收縮自己的肛門,奮力用肛門擴約肌的力量夾緊陽具頭,使之不會滑出體外,還要各自往相反的方向用力拉,如果插在一方肛門裏的陽具被另一方拉了出來,或者雖然陽具沒有被拉出體外,但整個身體被對方拉得倒退到一定位置就是輸了。

  小夥子的皮鞭不時抽打在兩個姑娘雪白的屁股上,兩位姑娘也奮力地想戰勝對方。經過一番較量,分出了勝負。接著媛媛上場,幾輪下來,終於産生了最終的失敗者…那個小洋妞。

  小洋妞好像並不顯得害怕,反倒有點興奮。她爬到桌子上,把屁股朝向外邊,重新跪好,等待接受懲罰。小夥子用繩子把她的手綁在後面,到樓上的冰箱裏拿來幾罐涼啤酒和一個大號啤酒杯,打開兩聽倒入杯中,把啤酒杯放在小洋妞屁股下面的一把椅子上,再找出球式灌腸器,一頭放入啤酒杯中,另一頭插入小洋妞肛門裏,最後把皮球塞入小洋妞手中。

  小夥子用手中的皮鞭抽打著小洋妞的屁股,小洋妞也賣力地捏著皮球,很快,杯中的啤酒就全部灌了進去。接著,小夥用一個能膨脹的圓球肛門塞塞入小洋妞的肛門,壓了幾下充氣泵,肛門塞就牢牢地塞在小洋妞的肛門裏了,看樣子,要是不把充氣泵裏的氣放出來,恐怕這肛門塞還不那麽容易從小洋妞的肛門裏拔出來呢。我看到那個肛門塞的後部還有一個鐵環,好像是挂東西用的,果然,小夥子拿了件很像秤砣似的東西挂了上去。

  下面,小夥子給小洋妞重新捆綁,把她“四蹄朝天”地吊了起來,兩個乳頭用夾子夾上,拴上繩子連到上邊,把她的兩個小乳房抻成了長圓形,嘴裏也被塞了口球,還把一個震蛋塞入了小洋妞的陰道裏,並打開了開關。另一個洋妞用手搓弄著她被抻長了的乳房,嬡媛卻捧著小洋妞的腳在啃著,小夥則繼續用皮鞭抽打著小洋妞的屁股。

  啤酒的作用顯現了出來,小洋妞的肚子裏不斷傳來嘰哩咕嚕的聲音,她的脖子陣陣後仰,喉嚨裏發出類似哭叫的聲音,鼻涕眼淚一齊流,弄得滿臉都是,好不狼狽!又過了幾分鐘,小洋妞出了一身細細的、油亮亮的汗,一雙藍色的大眼睛直翻翻,陰道裏冒出一股陰精,流到她屁股下麵的桌子上,濕了一大片。我估計已經到 “火候了”。小夥子拔出小洋妞肛門裏的塞子,排泄物噴湧而出…。

  當給小洋妞拿掉口球,解開繩子後,她癱在桌子上,閉著眼睛緩了半天才回過勁兒來。我以爲她會生氣,埋怨小夥子玩得太狠,沒想到她慢慢爬起來,沖小夥子說了聲謝謝!雖然小洋妞經過這通折騰,臉上略顯憔悴,可卻是一臉的滿足相。

  懲罰完了小洋妞,就輪到媛媛被懲罰,因爲媛媛是第二名。媛媛乖乖地爬上桌子,任小夥子用繩子在她身上捆綁。嬡媛的兩條腿都被向後彎曲著綁在一起,雙手被綁在身後,乳房上下也捆上了兩條繩子,使她的乳房更凸現出來。

  最後,小夥子把嬡媛大頭朝下,屁股沖天地吊了起來。小夥子又給嬡媛塞上口球,罩上眼罩,找了兩個帶著較沈鐵球的乳夾夾在她的紅嫩的小乳頭上,最後把一支點燃的紅蠟燭插進媛媛的肛門,然後抄起那柄專門用來打屁股的板子左一下、右一下地抽打著嬡媛兩半屁股。滾熱的紅蠟油不斷地滾落到媛媛的肛門上,以至她的整個肛門和屁股溝裏都流滿了紅紅的蠟燭油。

  不一會兒的功夫,媛媛的整個屁股蛋子就被木板子抽打得紅紅一片,然後小夥子拿出了一包經過消毒的專用鋼針,像針灸用的,但是要粗一些。小夥子拿起一根鋼針猛地一下子就紮進了媛媛的屁股蛋子!因爲媛媛的眼睛是被罩起來的,所以事先並沒有思想準備,當針紮進時,她渾身就像觸電一樣,打了一個激靈,從嗓子裏發出了一聲尖叫。

  就這樣,媛媛兩邊的屁股蛋子上被紮進了10根鋼針!然後又一根根的被拔出來,又在針眼兒的地方抹上了碘酒,我看到媛媛好像疼得真哆嗦。

  當插在媛媛肛門裏的蠟燭燒得只剩半根時,這個專案總算完了,但懲罰嬡媛的遊戲並沒結束。小夥子把媛媛放下來重新捆綁,他讓嬡媛躺在桌子上,杷她捆成個大字形,而口塞、眼罩、乳夾仍戴著。只見小夥子從他隨身帶來的一個背包裏拿出來一個鐵絲編的籠子,籠子裏竟是一條2尺來長、水管子那麽粗的綠花蛇!也許同來的那兩個洋妞事先也不知道,她們兩個跪在地上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然後用手捂上眼睛不敢再看。小夥子用手捏著蛇頭在媛媛的陰蒂處來回蹭著,嘰哩咕嚕地說著什麽,我估計是在告訴媛媛他準備要做的事,以增加媛媛的恐慌感。

  被罩著眼睛的媛媛聽了小夥子的話,拼命扭動身體地掙扎,被堵著的嘴裏不停地發出尖叫聲,小夥子不管這些,左手分開媛媛的小陰唇,右手往裏一送,就把蛇頭送進了媛媛的陰道裏,然後快速拿起一支點燃的蠟燭在蛇尾上燒了一下,那蛇負痛,使勁地鑽了進去,只留下了大約2、3寸長的一段蛇尾在外邊擺來擺去。估計那蛇已鑽入了嬡媛的子宮裏面,否則那麽長的蛇不會僅剩個尾巴留在外邊。

  奇怪的是,媛媛在這種情況下竟也達到了高潮,一股股的陰精從陰道裏湧出來。過了一會兒,蛇尾也不擺了,小夥子抓住蛇尾巴把它拽了出來。

  我問過嬡媛,當蛇鑽入陰道裏的時候是什麽感覺?她說雖然知道這樣肯定是安全的,以前在光碟中也看過類似內容,可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還是有些害怕,主要是心理上的恐懼感。可一旦鑽進去了,只覺得一個涼涼的東西鑽入到裏面很深的地方,而且它在裏面也在不停的扭動,給我帶來的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快感和刺激,使那種期待自己被意想不到的怪異方法性虐的心理得到了滿足,而恐懼感反而沒有了,所以我當時達到了高潮,總之我覺得這個玩法很棒,對我來說是次挑戰!

  兩個“失敗者”都得到了“懲罰”,而對“勝利者”又該給予什麽獎賞呢?小夥子這時沖我擠了一下眼,用很不熟練的英語對我說,先生是否願意跟我一起獎勵這個妞兒,給她來個全面“體檢”?我點了點頭。
  沒用繩子捆綁,洋妞自己爬上桌子跪趴著,把屁股高高翹起。小夥子用肛門擴張器把洋妞的肛門擴張開,用手電筒照著“研究”了一會兒,還友好地招呼我去看。接著,他拿出一把好像是刷奶瓶的毛刷子之類的東西,其實就是一根手指粗的塑膠棍子上轉圈佈滿了類似豬鬃樣的毛,這些毛都立著,我用手摸了一下,還夠硬,只有前面約1釐米的刷子頭部沒有毛。
  小夥子把沒有毛的刷子頭先插入了洋妞肛門,然後繼續把刷子往洋妞的肛門裏邊頂,由於她肛門口的擠壓,刷子上的毛都往後倒,順著碴兒被插入,插到一定深度後,小夥子再把刷子往外拉,被插入洋妞肛門裏面的刷子毛又會立起來,變成了逆碴兒,在來回抽插中,粗硬的刷子毛無情地刷蹭著洋妞的直腸和肛門口。可能是癢得厲害,洋妞渾身亂扭,竟咯咯笑起來,仿佛是誰搔了她的胳肢窩。

  弄了一會兒,從洋妞的肛門裏流出許多粘稠的腸液,刷子毛也濕濕的了,洋妞的笑聲也變成了快樂的呻吟聲。挺有意思,光玩玩她的屁眼兒就把她玩得高潮了?!

  小夥子從他自己帶來的包裏又掏出件新鮮玩藝兒,一條“蛇”。他神秘地用手比劃著對我說,這是按照軍用潛水艇上的潛望鏡原理製作的,用它可以窺探到洋妞的肛門裏面和小穴裏面很深的地方。我在網站上見過介紹,但實物的確是第一次見。“潛望鏡”的頭部是個能發光的燈泡,燈泡後面的一段是用透明度極好的光學玻璃製成,最後面的尾部是一個望遠鏡的鏡頭。

  小夥子折騰了半天,把這件東西深深插進了洋妞的肛門裏面,估計至少也插入了20來釐米,然後就興致勃勃地對著鏡頭看起來,邊看邊把“潛望鏡”慢慢來回抽插著,等他“研究”夠了,也讓我看了一陣。其實也看不到什麽,就是紅紅的彎彎曲曲的管道狀的腸子而已,只不過一想,這是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肛門深處的樣子就讓人興奮。

  “檢查”完肛門,就該檢查小穴了。洋妞改成躺著,擺成M型,小夥子用陰道擴張器玩了一通,再把“潛望鏡”仔細消了一遍毒後,插入洋妞的子宮裏開始“潛望”…。到此,這次性虐party才算是結束了。

  後來,我和媛媛又單獨玩過幾次。不久,她父母從國內回來了,我思考再三,最後終於痛下決心斷絕了與媛媛的這種來往。我編造了個理由,向老王堅決辭去了這份教他女兒中文的工作。從此後就再也沒見過媛媛。

  我曾問過媛媛爲什麽會喜歡上這種遊戲?尤其是爲什麽會選擇了我?今後打算怎麽辦?

  她回答說,從小,她的父母就整天在外邊忙,光顧了掙錢,而從不關心她,把她放到外國人的家裏不聞不問。儘管物質生活上不缺乏,但是心裏感到孤獨,有一種被抛棄的感覺。慢慢長大了,父母仍然忙著生意的事,無暇管她,短暫的相處也是對她百依百順,滿足她物質上的一切要求,這反而使她更加苦悶,想尋找精神和肉體上的刺激,於是就發現了這種遊戲。

  她說她一直渴望自己的父親能是一位嚴父,既關心她,又能嚴厲管教她,可她的父親令她很失望,正好她遇到了與她父親年齡差不多的我,所以就想讓我替代她父親的角色,給她嚴厲的“管教”,使她的心靈得到這方面的滿足。至於談到今後的打算,她說反正家裏有錢,他們就我一個孩子,不愁今後的生活,樂一天算一天!還管那麽許多?

  在我碰到媛媛之前,也沒少上有關性虐的網站,也不止一次地幻想自己能找到一個好女孩當我的性奴,可那一切都是空想。沒成想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事情已經過去2、3年了,今後我可能再也碰不到這樣的好事了,可那段奇遇我卻永遠不會忘。

每個都是好朋友 開心快樂每一天

TOP

發新話題